含羞草appzx

含羞草appzx

   “朗哥,终于来救我升天了?我都快被我家老爷子给虐待至死了!”

   “才不好呢!一个混蛋亲爹,已经够我头疼的了!要不是看在封行朗是我亲爹的份儿上,我肯定让他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了!”

   却被白默一把给抱住,“说吧,又想在我家老爷子面前告我什么状了?”

   在封行朗提议下,白默欢快的奔向了封行朗开进来的劳斯莱斯。

   “为了亲爹追回亲妈的大业,乖儿子,就再委屈几天。”

   林诺小朋友小眉头直皱,“就放过我吧!求了封行朗!”

   “又来!”

   白默是白老爷子的唯一爱孙;现在他唯一的爱孙有子嗣了,他肯定不会坐视不管。

   “想多了……我这次来,不是把求出升天的,而是有可能会把一脚给踹下地狱去!”

   多日不见,白默看起来迳劲实了不少,不似从前那般缺少阳光直照的病态白皙。更多了一层麦芽般的健康色。

   相比较于白默的前簇后拥的阔少日子,袁朵朵所受的磨难,就憋屈许多了。

   严邦站起身来,将小家伙一捞而起,“来吧,跟干爹去吃夜宵。”

   ******

   “封行朗,为了讨好一个女人,竟然让的亲儿子受委屈,没得救了!”

   送儿子去了幼稚园后,本想去gk风投的封行朗,又掉转车头去了白公馆。

   “家老爷子呢?”封行朗朝凉亭眺望着。

   白老爷子送别时,似乎脸上还洋溢着莫名的欢喜之意。

   严邦径直以‘干爹’自居起来。

   到是雪落自己,却愁眉于自己明天要怎么避开封行朗,把儿子林诺带去浅水湾给河屯看上一眼。

   白默被软在了白公馆里已经有三个月了,一来是为了戒之毒,二来也是为了修身养性。

   “证据都在我车上呢,去拿吧!我们兄弟俩先商量商量。”

   “呵,个小东西,这么嫌弃自己的亲爹呢?”

   封行朗套上保暖内衣起身来,下庥将啃着烤肠的儿子托抱在怀里,响亮的在小东西油亮亮的腮帮上亲了一口。

   感觉河屯似乎也成了这场孽债的受害者。

   雪落陪同袁朵朵做完了一系列的检查,又将袁朵朵安顿好之后,便赶去幼稚园接儿子林诺放学。

   “我让手下送我干儿子上学去,再多睡会儿吧。”

   “瞧亲儿子多孝顺,就成了他的一片孝心,再多睡一会儿吧。”严邦附和。

   一想到河屯跟封行朗闹到水火不相容且分为眼红的地步,雪落便觉得这一切真是够了!

   晨曦明媚,正值补觉的好时节。

   其实小家伙这些天来,心里特别的美:有亲爹和亲妈陪伴的日子,再如何的漂泊不定,他都觉得快乐。即便是闹心的幼稚园,他也会为了亲亲妈咪能有一个好心情而‘委曲求’的去上学。

   封行朗因为身体上的抱恙,整个人也跟着懒散了不少。一般情况下,他都会光明正大的多睡上一会儿,可这一刻却不得不爬身起来。

   严邦依了过来,将保姆送进来的一套叠放整齐的衣物放至封行朗的身侧。

   “那可不行!我再纵容,亲妈非得跟我拼命不可!”

   “封行朗,幼稚园里很无聊的,都是一群嗷嗷直哭的小p孩子,我都被他们哭得头都大了!”

   小家伙一边孝顺的给亲爹盖好绒毯,一边嫌弃的说道。

   这是一种痛并快乐着的责任感。

   可等白默意识到什么时,转身之际,却早没了封行朗的踪影。

   而且还拉上了她和她的孩子当垫背,成了这场恩怨屠戮的受害者!

   白默不削的悠哼一声,“麻烦您老下回打的时候用点儿力,别又跟挠痒痒似的!”

   一个有志向,有干劲儿,对生活充满希望的女孩子,却被白默的一个无心侵犯而毁了前程。甚至于有可能毁了袁朵朵的一生。

   说实在的,雪落更应该恨河屯的。因为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河屯一手造成的。

   可白老爷子收回笑意转向爱孙白默时,瞬间玄寒了起来,“臭小子,就等着家法伺候吧!”

   “送亲儿子上学去呗!”

   “怎么不多睡一会儿?”

   夏日mm游乐园甜美写真图片

   这杀千刀的封行朗,还能不能愉快的做兄弟了?

   “不要这么消极嘛!帮助我早点儿追回亲妈,咱爷俩不是都可以早点儿解脫了么?”

   哄得了儿子上学,逗得了老婆开心!

   小家伙拿着新鲜出炉的烤肠,正吧唧吧唧的啃着。

   白默夸张的抱住了封行朗,整个人都快挂了上来。俨然已经把封行朗当成救苦救难的活菩萨。

   不仅仅严邦这里有封行朗套的换洗衣物,白默的夜莊,以及gk的休息室,只要封行朗经常混迹过的地方,都备着他的衣物和洗漱用品。

   困意十足的封行朗,只是一双惺忪的睡眼,便足以让严邦心疼得又想‘护短’。

   又是一招儿漂亮的金蝉脱壳之计啊!

   难不成这回封行朗不是来告状的?

   封行朗清楚的知道:最在乎袁朵朵肚子里孩子的人,应该是白老爷子。

   在等待检查结果期间,想来袁朵朵也不会做出什么犯傻的事来。

   “哼!我再也不帮追我亲亲妈咪了!自生自灭去好了!”

   见到封行朗后,白默差点儿给他跪了。

   可雪落怎么也恨不起来!

   封行朗拆穿了儿子的‘孝顺’。

   “……”白老爷子又被气得一阵吹胡子瞪眼。

   “老爷子,封老二跟您说什么了?瞧把您给乐的!”白默试探的问。

   封行朗的思维,远要比小家伙来得更胜一筹。

   可如果是喜事,封行朗个死家伙也犯不着避开他啊?

   等白默扑去书房的时候,书房的门已经被反锁了。自己被封行朗成功的支开在了门外。

   “臭小子,又磨叽着不肯上学去是不是?”

   “那个女人可是亲妈!”

   封行朗冷嗤一声,“又没有孩子,是体会不到当爹的乐趣的!”

   “对啊,封行朗再睡会儿吧,我不着急的。”

   封行朗走出书房的时候,差不多是一个小时之后。含羞草appzx